在这件事上,雷军和戴琨都输给了一个叫彭蕾的女人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姓氏,是个有趣的东西,它代表着传承有历史底蕴,在资本市场中,姓氏又多了一层意义:市值。

  陈剑锐 原创  ·  2018-07-10 20:55
在这件事上,雷军和戴琨都输给了一个叫彭蕾的女人 - 金评媒
作者: 陈剑锐   

姓氏,是个有趣的东西,它代表着传承有历史底蕴,在资本市场中,姓氏又多了一层意义:市值。

7月9日,雷布斯成功敲钟,虽首日破发,但小米集团(A17348.SH)依然收获了3759亿元市值。

而就在十几天前,优信(UXIN.O)成功上市,陪着戴琨七年长跑的投资人终于松了口气,虽然优信的市值不足30亿美元。

与前两者相比,蚂蚁金服明显更加庞大,6月8日,其最新估值为1500亿美元,已经超过百度、京东总和。

三者虽然所处领域不同,在市(估)值规模上也相差巨大,但在“姓氏”上,却都有相同的执着。

1、小米,利润靠硬件,但...

小米主要盈利来源是硬件销售,却在招股书中称自己是一家互联网公司。雷军亦在公开信中表示: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

互联网公司,核心是流量、用户,BAT各自拥有自己的现象级流量入口,百度之搜索、腾讯之社交、阿里之电商,而小米没有现象级流量入口,只有一个现象级硬件产品——小米手机。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小米出货6112万台手机,国内出货量5200多万台,2017年小米手机销量9141万台,在国内的出货量是5510万部,与三年前相差无几;换言之,小米手机在国内的市场已近饱和,增长高度依赖海外市场,但手机的利润是有限的,海外市场也必然有饱和的一天。

若小米将自己定位为一家硬件销售公司,它未来的想象力很有限。其发展的其他硬件产品,对于日渐饱和的手机市场有一定的缓解作用,但其他硬件的市场和更换率远远不能与手机相比,小米的天花板依然很低。

互联网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领域,每个用户创造的价值,难以估计,小米有做互联网的线下流量入口——手机,虽然2011年,米聊已经放弃成为一个全民级App。

据自媒体秋水笔谈:2011年7月28日,雷军与小米团队开会,会议主要议题是应对腾讯的全线压上。雷军在会议上坦言,如果小米跟腾讯硬碰硬,能胜出概率接近于中六合彩,但不表示小米没有机会。雷军鼓励员工说:“米聊与腾讯的微信真的不一样,米聊是做手机上的SNS,而不是手机上的IM。”

对于这个决策,雷军当时是无比之正确,但今天无比之错误。

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占据了我们绝大多数时间,如果小米在手机中大量推广自身的互联网服务,确有成为互联网公司的潜质,但现在,无论它怎么强调,互联网的属性依然薄弱。毕竟现象级的硬件产品和互联网产品还是有区别的,每个小米手机中都会自带米聊,但大部分人使用的却永远是微信。

在淘宝、京东、百度、微信、头条、滴滴、美团众多巨头的夹缝之中,小米作为互联网公司的突破口难寻踪迹。

即便如此,对于小米来说,它未来必须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不管投资人现在是否相信,它必须让投资人未来相信,因为资本市场需要。

2、优信,赚钱靠金融,但...

优信,靠金融赚钱,但我是电商

在这部分开始前,先说下雷布斯的另一个布局——小米金融。相比于硬件或者说硬件销售,金融这个“姓氏”的想象力更弱。

小米金融涉及供应链融资、互联网小额贷款、支付、理财产品分销、互联网保险等业务,换言之:其手握数张金融牌照,据小米招股书披露,截至2017年末,小米金融股权估值为人民币3.8325亿元,这个数字虽然和金融科技巨头没法比,但看上去似乎还可以,毕竟起步晚嘛,但如果和小公司比......

点牛金融(DNJR.O)和爱鸿森(AIHS.O)是网贷行业公认的两家袖珍上市公司,业务以网贷为主,累计成交额不过十几亿元,但二者的市值却远远高于小米金融。

金融是一个缺乏想象力,还有些让人看不懂的领域。

优信与小米所属行业不同,却一个相似的举动。优信主要的盈利来源是金融,但却称自己是一家电商平台。

在报道优信的新闻稿件中,多将优信称为“中国二手车电商行业第一股”,招股书也提到,优信是中国最大的二手车电子商务平台。

然而,无论是淘宝、京东,还是唯品会、聚美优品,没有一家电商平台是以金融为支柱业务。同时,互联网汽车交易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却是金融,优信也不例外。

2017年,优信“2C”业务(即优信二手车)的金融业务营收9.44亿元,占2 C业务总营收的80.4%,占优信总营收的48.4%,然而优信却要坚持自己是一家汽车电商平台。

为何优信一定要将自己定义为电商呢?

简单来说,电商属于互联网行业,监管弱且具备无限可能性,一个成熟的互联网产品可能带来难以想象的利润,比如“王者荣耀”;而金融已进入严监管时代,大部分金融公司的业务都受杠杆率限制,且不是一锤子买卖,很长尾,即使市场足够大,天花板的高低也要由自有资金及风控决定。

阿里的50倍、腾讯的44倍、京东的277倍PE都被视作正常,但同样是搞“互联网”出身的趣店,目前PE只有4.21倍,想象力上相去甚远;除了趣店,已经实现盈利,并有易车、腾讯、百度、京东等巨头站台,私募融资达百亿元的易鑫集团总市值只有202亿港元(约合170.32亿元人民币)。

对于优信电商的“姓氏”,资本市场似乎并不认可,截至目前,优信市值一路下跌至21.5亿美元,较峰值缩水30%,“姓氏”何其重要。

3、蚂蚁金服,牌照成堆,但...

6月8日,雷军与戴琨还未敲钟,蚂蚁金服已经得到了融资140亿美元的“高考”分数。

140亿美元,已经超过了拍拍贷、趣店等9家金融科技上市公司的总市值,1500亿美元的估值超过了百度(BIDU)和京东(JD)的市值总和,成为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依仗的却不是成堆的金融牌照。

笔者曾在过往文中表示,蚂蚁金服今天的成就得益于战略的超前,在“姓氏”上的选择上,蚂蚁金服依然很超前。

小米、优信的“姓氏”,是在需要别人认可的时候,打了一手别人不太认可的牌;而蚂蚁金服是在不需要别人认可的时候,打了一手同样“不需要别人认可”的牌:反正我需要你认可的时候你会认可的。

过去的金融,是监管没说不让做,我就可以做;现在的金融是,监管说了你可以做,你才能做。这个道理蚂蚁金服第一个琢磨明白了,立好了flag:我以后是要做科技的,金融不是我主业。

科技的市场有多大?金融的市场有多大,科技的市场就有多大,谁能看到科技的天花板?而且蚂蚁金股有足够的时间完善这个故事。

虽然蚂蚁金服还未上市,但其科技公司的定位已经日渐牢固,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时,蚂蚁金服约64%的收入来自于支付连接,23%的收入来自于金融服务,14%来自于技术服务;2016年,技术服务的收入比例上升至17%;到了2017年,技术服务的收入占比大幅上升至34%。

如果今天的蚂蚁金服依然以金融的面貌出现,又能估值几何?看看银行股的市净率,或许会有答案。

不得不说,HR出身的彭蕾果非常人。

4、“姓氏”与公司价值

资本市场的故事是有限的,但因为看故事角度不同,每个人对一家公司价值的判断都不相同。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朱武祥文章的一个案例恰恰体现了这点:“Uber2010年成立,最初的盈利模式很简单:司机与乘客成交额提成20%,2013年营业收入只有2.2亿美元,2014年6月初完成了一笔12亿美元的融资,如何估值?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金融学教授Aswath Damodaran基于全球汽车服务市场及Uber市场份额、市场潜力,认为Uber值59亿美元。2014年6月,参与Uber融资风险资本家 Bill Gurley(Uber董事会成员),给出了Uber250亿美元的估值,实际交易估值是170亿美元。

为什么估值差异这么大?因为这位教授把Uber定位为汽车租赁服务行业。这是一个传统行业,全球汽车租赁服务市场规模1000亿美元左右。这位教授基于出租车服务业的市场规模和Uber市场份额、市场潜力等假设得出59亿美元估值。只有出租车服务市场规模达到3000亿美元,或Uber市场份额能够超过20%,才能达到170亿美元的估值。这个行业不可能达到这个规模。而Uber的投资者基于共享经济理念,把Uber定位为出行行业,可以不断延伸和衍生汽车服务,所在市场规模预期在4500亿—1.3万亿美元之间,只要占据2.5%的份额就可以达到170亿美元的估值,参与Uber投资人认为自己是稳健估值。当然,其他投资人可能认为是风险估值。相比投资人的估值,纽约大学金融学教授对Uber是保守估值。”

Uber的业务和体量,不会因为金融学教授和风投的观点不同而发生变化,变化的只不过是二者眼中,Uber的“姓氏”:汽车租赁或是出行行业。

然而就因为姓氏的变化,二者估值却相差111亿美元。这就是为什么小米要是互联网公司,优信要是电商公司,蚂蚁金服要是科技公司。

姓什么比做什么更重要。那应该姓什么呢?

在我们的课本中,有一句话被反复提及: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科技无论是以互联网的形式落地还是以实体行业的形式落地,做的都是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事情,核心都是挖掘用户价值,相比于已经近乎饱和的传统行业,科技、互联网是屌丝翻身的唯一机会。

对于蚂蚁金服来说,金融的市场有多大,科技的市场就有多大。

其他行业亦然。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
    博聚网